张占勤:追寻红色记忆

来源:陕西党史网  时间: 2017-09-19 阅读量:

追寻红色记忆

——走进凤县“艾黎窑洞”

张占勤

路易·艾黎.jpg

路易·艾黎


提起路易·艾黎,许多人都知道他是一位诗人、作家、翻译家和社会活动家,是一位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是中国工合运动的创始人之一。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在陕西凤县双石铺还有一处艾黎窑洞。

 73年前,英国记者乔治·何克在他的著作《我看到了一个新的中国》中这样写道:在宝鸡以南约100公里陕甘川三省交通大动脉的秦岭腹地,眼尖的旅行者会发现远处山坡上有一孔窑洞,那就是众所周知的“艾黎窑洞”。

一个春日的午后,我怀着崇敬的心情,与几位朋友一起再次拜访了艾黎的窑洞故居。当然,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旅行者,现在站在嘉陵江畔,你想一眼看到窑洞已经不可能了。双石铺林立的高楼已经挡住了你翘望的视线。甭急,只要你在大街上稍微留意,就会发现路牌,上面就标着“艾黎路”。沿着艾黎路,你会毫不费力地找到故居。它静静地掩映在一个叫做柏家坪的山坡上。

艾黎当年在创办工合之初,就将自己仅存的一点积蓄几百美元寄给了双石铺工合,要求给他盖间房子,因为艾黎在其他地方都没有家,对于这个他经常路过的工合中心,他所要求的只不过是有一个带壁炉的单间宿舍。美国人格兰姆·贝克在他的回忆录《一个美国人看旧中国》是这样表述的:一路上艾黎吹嘘说,他已经是一家之主了。可当他们来到双石铺的这个家时,工合的负责人才说出了实情,他们用艾黎的钱投资盖了六大间房子,由于艾黎一直没有来住,房子全部分配完了,现在正准备重新给艾黎建房子。艾黎只得苦笑一下。艾黎的房子后来确实也建好了,可为了创办培黎学校,他的家又成为校舍了。何克成为双石铺培黎学校校长之后,就和学生们一道在柏家坪挖了四孔窑洞。从名义上说,这是艾黎的窑洞,但其实这也是何克的家。作为校长,何克还收养了中共地下党员聂长林的四个儿子,他们也都住在这里。现在我们看到的中间的两间相通的窑洞是艾黎的卧室和办公室,最西边的是何克养子的卧室。艾黎卧室旁边是厨房。窑洞冬暖夏凉,在那个物资匮乏、冬天只能靠火盆取暖的年代,这无疑是最实用的住所。

午后的阳光直射进窑洞,屋里顿时显得很温馨很别致,我们默默地移动着脚步,窑洞里摆放着艾黎和何克的照片和画像,靠近窗户的墙上还有老照片。在这个不到一人高的厨房里,现在还能看到那时的炊具,熏黑的窑洞顶还残留着那个年代的气息。走出窑洞,不远处就是嘉陵江,滔滔流水声仿佛向我们娓娓诉说着艾黎和何克在双石铺的创业史。

艾黎从1939年开始断断续续地在这里住了六年时间。在工合运动的后期,他将这里作为自己真正的家。他的处境使他的许多外国朋友大为不解,很多好心的朋友出于好心,想来“改造”艾黎这个家,想让艾黎能和当年在上海工部局任职时一样,过上体面风光的好日子,即使能恢复到当时的一半程度也行。可是这些人通常只能黯然离去。有些不怀好意的人竟然说:“那个可怜的艾黎已经沦落为流浪中国的白人穷鬼。”还有的外国人给他们的国内朋友写信说:“艾黎的家太原始了,太简陋了,这里没有门铃,也没有门环。那些可爱的中国人可以随便地进进出出,就像自己的家里一样。”

不管别人怎么说,艾黎始终是一个乐天派。在这孔窑洞里,艾黎的日常生活是什么状况,我们还是来听听与他朝夕相处的何克是怎么说的:只要学校不上课,他的房间里总是挤满了学生。他们中间有看画报杂志问这问那的,有跟着留声机哼唱歌曲的,有撑着艾黎的肩膀练跳鞍马的,有被艾黎提着双脚练倒立的,有光着屁股靠在炉子上取暖的,有让艾黎灌肠剂的。更有甚者,有的还揪着艾黎腿上的汗毛,拧他的大鼻子。艾黎常说:“哪儿的孩子都一样,要是在新西兰,这些孩子也会过得逍遥自在!”

窑洞不但是孩子们的乐园,而且是中国工合运动的见证者。在艾黎的带领下,双石铺建立了机器、制革、纺织等17个合作社,他们的合作社不但能够制造枪支,而且还为前线制作军毯。在嘉陵江畔安装了水力发电机,使双石铺第一次使用电灯照明。在双石铺,他建立了工合小学、幼儿园、招待所和工合医院,周恩来夫妇两次赴重庆,还住在工合招待所与艾黎进行交流。抗战期间,他从这里出发多次赴延安视察工合,三次得到毛泽东的接见。在这里,他接见了毛泽东派来的刘鼎、陈康伯、黎雪等商谈工合。在这里,他用玉米棒子蘸蜂蜜来招待英国科学家李约瑟,筹划培黎学校的搬迁大计。

这几孔窑洞也见证了艾黎辛酸的历史。国民党特务一直监视艾黎,把他当作危险人物。艾黎因为在东南支援新四军,被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宣布为东南区不受欢迎的人。一次他在宝鸡益门镇公路检查站,警察认为艾黎从延安带来了“危险物品”,竟然搜查了他的所有行李。1942年9月21日,就在这孔窑洞里,他接到重庆发来的电报:国民党政府撤销了他的职务,后来得知撤销他职务的主要原因是“与共产党秘密交往”。1943年8月19日,国民党陕西省政府向凤县政府发出密令:外侨艾黎,行迹诡秘,即交由新镇长秘密监视,并电报中央设法调离该地。

由于当时严峻的政治形势,艾黎最终决定将学校迁往甘肃山丹。电影《黄石的孩子》讲述的就是这段不同寻常的历史。1944年的一个冬日,第一批33名学生离开了双石铺,路上寒风刺骨,滴水成冰,他们翻山越岭,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终于在12月25日到达了山丹。何克带领的最后一批学生则是1945年1月10出发的,经过长途跋涉3月上旬到达目的地。

如今,艾黎窑洞已经成为凤县文物保护单位,县委县政府准备在此建设中国工合纪念馆,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据考证,艾黎窑洞是目前中国工合运动唯一的不可移动文物,艾黎窑洞必然会成为中国工合运动的一种精神象征。

诗人臧克家曾经说过: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路易·艾黎将会永远活着。艾黎从30岁时来到中国,直到他90岁去世,60年时间都在为中国的革命和建设操劳,始终为中国的穷苦百姓奔走。1983年是艾黎86岁寿辰,诗人臧克家写了一首诗,题目是《给路易·艾黎》,我想用这首诗作为本篇文章的结尾:

五十多年前,您把自己的祖国,

撇在千里万里之外,

踏上了中国苦难的大地。

想当年,黑暗像铁板一块,

使人透不过气。

是您,是您呀,

凭着热情和正义,

凭着手里的一只大笔,

把中国人民的呼声

传遍当世!

您和我们并肩战斗,

含辛茹苦,千万座难关

也挡不住您勇敢的脚步!

您走着,大踏步地走着,

和我们一道走到了胜利。

您的满头的银丝,

就是条条战斗的记忆

您抖擞的精神,

透露出内心的欢喜。

尊敬的艾黎同志,

半个世纪里,

您写下了一千首诗!

诗篇里充满了激情,

和中国大地,

和中国人民的革命,

热乎乎地凝结成一体!

路易·艾黎同志!

您是一位老诗人,

您是一位老战士,

您是我们的患难之交、

忠实的朋友——

亲爱的、尊敬的,

路易·艾黎同志!

……

(作者为中国工合研究院特邀研究员、兰州城市学院路易·艾黎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