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台山反击战

来源:陕西党史网  时间: 2017-09-14 阅读量:

1945年7月,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已转入战略反攻的最后阶段。值此大敌将溃、胜利在即之时,国民党顽固派却肆意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把矛头指向英勇抗战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公然调集11个师,向陕甘宁边区大举进犯。边区军民在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的领导下,在淳化县的爷台山地区进行了坚决的自卫反击,干净、彻底、全部地消灭了入侵之敌,一举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妄图夺取关中分区,钳制陕甘宁边区部队向日寇的反攻,进而发动全面内战的阴谋。

 

淳化兵变和方里民意运动

 

1945年2月,以梁干乔为副指挥官的国民党彬洛区军训民众指挥部由耀县移驻淳化县,主管淳化、旬邑、耀县壮丁训练。

梁干乔到淳化几个月内,竟残杀无辜群众118人,关押所谓“嫌疑犯”200多人,激起了广大群众和各界人士的强烈反抗,纷纷向陕西省政府告状。省政府主席祝绍周借机扩充自己的势力,于5月以“破坏行政,纵属殃民”为由,将梁干乔撤职,派亲信李静谋接替梁干乔的职务。

彬洛区军训民众指挥部下辖第二守备区保安第二、第三、第四团。李静谋上任后,排除异己,寻衅滋事,大换各种主官90余名,激起原来军官的强烈不满和反抗。6月26日,第二团团长刘文华发动兵变,攻占国民党淳化县党部、淳化县政府和李静谋的指挥部,全歼卫队、卫生队等140多人。之后,刘文华率部起义,毅然投奔陕甘宁边区关中分区,受到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叶剑英的接见。这就是“淳化兵变”。

淳化兵变发生后,7月,陕西保安三团四连二排进步士兵余增贤和淳化方里镇镇长宋增录,分别发动两个连又一个排和方里镇保武装起义,起义士兵包围了保安三团团部,团长曾海蕃带残兵20余人仓皇逃往耀县。此事件时称“方里民意运动”。

淳化兵变和方里民意运动本是国民党军队里的官逼兵反,但胡宗南却反诬其是“共产党给撑腰的”,是陕甘宁边区插手策划所致,借此大举调兵遣将,准备进攻陕甘宁边区。从7月15日起,胡宗南将河南前线、黄河防线及华阴、西安等地的部队星夜西调。至7月19日,已有11个师的兵力抵达关中分区边境东起黄龙山、西至正宁县200里的广大地区。反动分子还声言要“进攻边区,杀尽共产党”。7月21日拂晓,胡宗南命令国民党第三十六军暂编第五十九师、骑二师,突然向驻扎在关中分区淳耀县爷台山的八路军发动进攻。

7月23日,针对国民党军的公然进犯,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致电蒋介石、胡宗南,警告国民党当局立即停止一切军事行动,以利团结抗日。但国民党当局非但不命令进攻部队后撤,反而令预备第三师于爷台山十多里宽的正面分四路发起冲锋。从7月21日至25日,国民党军数次疯狂进攻八路军爷台山阵地,爷台山守军新编第四旅六个连的指战员坚守阵地,进行英勇反击。国民党军的暴行,激起边区军民的无比愤怒。关中分区由1129人组成的56个游击小组和由37人组成的3个爆破组,分别有效地配合了正规军作战。26日,国民党军以更加猛烈的炮火向爷台山阵地轰击,大部分村庄被毁。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员贺龙,副司令员徐向前、肖劲光,政治委员关向应,副政治委员谭政,参谋长张经武联名致电胡宗南,指出:“大敌当前,既属黄帝子孙,即宜一致对外,枪口内向,为全国人民所不许。……如先生执迷不悟,必欲大举进攻,激起边区军民起而自卫,则事态决裂,全由贵方负责。”然而,胡宗南一意孤行,调集重兵继续向爷台山发动大规模的进攻。7月27日,爷台山守军已坚守七昼夜,为避免遭受重大损失,八路军主动撤出爷台山阵地及其西面的官庄、于村、野狐嘴、十里原等41个村庄。国民党即占领了爷台山等地宽100里、长20里的地区,并在边区边境的官庄、梁庄、龙高、彬县、耀县、洛川一线集结重兵,企图扩大进攻。

 

爷台山反击战

 

为了彻底粉碎国民党扩大内战的阴谋,防止发动新的攻势,八路军决心在敌立足未稳之时,坚决予以反击,收复所有失地。遵照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部成立了爷台山反击战临时指挥部,统一指挥参战部队作战。临时指挥部设在新正县马栏镇。司令员张宗逊,政治委员习仲勋。赤水、淳耀县成立了战地工作团,负责担架、运输等支前工作。

在张宗逊、习仲勋的指挥下,八路军以爷台山为战役的主攻方向,以新编第四旅五个营为主攻部队,第三五八旅为助攻部队,教导第一旅、第二旅为预备队。同时,边区广大群众也积极动员起来,参加支援八路军反击顽军的战斗。他们响亮地提出“部队需要什么就给什么,需要多少就给多少”的支前口号,民兵踊跃参战,英勇杀敌,群众积极支前,运送物资弹药。

各参战部队在马栏镇集结后,临时指挥部在马栏召开了营以上干部动员大会。张宗逊在会上作了爷台山反击战的具体战斗部署,习仲勋作了政治动员,要求各部队密切协同,隐蔽接敌,速战速决。8月7日,朱德、彭德怀再次致电蒋介石、胡宗南,要求撤退来犯的国民党军,对居民损失予以赔偿。蒋、胡置若罔闻。同时,八路军各参战部队从马栏镇出发,向预定作战地域前进。爷台山临时指挥部从马栏镇前移至距爷台山20里的兔鹿村(今淳化县秦河乡)。爷台山位于关中分区淳耀县(今淳化县),海拔1313米,地势险要,易守难攻。8月8日夜23时,随着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参战部队全线出击,枪炮声、喊杀声伴着雷雨声,交织成一曲威武雄壮的战歌,激烈的爷台山反击战打响了。边区军民根据中共中央和联防军司令部关于反对内战、坚持自卫的原则,对国民党军予以坚决还击,一举攻占爷台山。经过英勇顽强的战斗,到8月10日,八路军全部收复了爷台山等失地,全歼入侵之敌5个连,毙敌营长、副营长各1名,俘敌连长以下100多名,缴获轻重机枪19挺及大批枪支弹药,取得了爷台山反击战的彻底胜利。

爷台山战斗是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顽固派在抗日后方多次制造反共磨擦的最后一仗,也是抗日战争胜利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向人民抢夺胜利果实,阴谋发动内战的信号。这次反击战的胜利,充分体现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制定的“以打对打,以拉对拉”和“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毛泽东对爷台山反击战给予了高度评价。1945年8月13日,他在延安干部会议上的演讲中指出:“不久以前,国民党调了六个师来打我们关中分区,有三个师打进来了,占领了宽一百里、长二十里的地方。我们也照他的办法,把在这宽一百里、长二十里地面上的国民党军队,干净、彻底、全部消灭之。我们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绝不让国民党轻轻易易地占我们的地方,杀我们的人。”(陈娥)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