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袭白虎团的勉县人杨育才

来源:陕西党史网  时间: 2017-12-19 阅读量:

潘  羽


杨育才.jpg

杨育才

1964年6月,京剧《奇袭白虎团》赴京正式演出,轰动京城。首场演出时,周恩来、朱德、贺龙、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前往观看,给予高度评价,并与全体演员合影。8月,毛泽东也在北戴河观看了《奇袭白虎团》,还亲切接见了剧组人员,并以“声情并茂”评价这台戏。从此,《奇袭白虎团》蜚声华夏。

杨育才的事迹由他所在的六十八军二零三师文化干事王程远写成了六万余字的长篇报告文学《奇袭白虎团》,中国人民志愿军京剧团赴朝慰问演出时,在一份《战地简报》上看到了杨育才深入虎穴的事迹遂改编成京剧演出。

《奇袭白虎团》在华夏大地上大受欢迎,但严伟才的原型杨育才却始终不为人们所知,本文将为读者介绍杨育才深入虎穴,智取敌军的史实。

杨育才,1926年生于汉中勉县杨家山乡杨家山村一户贫苦农民家庭。生活所迫,他没有上过学,七岁起就给地主家放牛,13岁时,为躲避国民党军队拉壮丁,逃到勉县张家河北山一带,为别人放牛、砍柴、推石磨,生活很苦。寒冬腊月,还穿着又破又烂的单衣。1948年8月,其父病逝,在回家奔丧的过程中,被保长带人捆去,强行充了壮丁。1949年3月,在旧军队苦海中挣扎的杨育才迎来了曙光,被我军解放。1949年4月他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5月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美帝国主义战火烧到鸭绿江畔,1951年6月杨育才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同朝鲜人民一道打击侵略者。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杨育才参加了多次战斗,先后荣立三等功三次,二等功一次。杨育才被战友誉为“大力士”、“飞毛腿”和“小诸葛”。由于杨育才作战勇敢,灵活机智,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六十八军二零三师第六零七团侦察排副排长。

1953年5月,中国人民志愿军为促使朝鲜停战早日实现,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发起了夏季进攻战役。在5月13日-6月23日实施第一次和第二次进攻中,共歼灭“联合国军”4.5万余人。在中朝人民军队节节胜利的情况下,停战谈判中僵持已久的遣返战俘问题,终于达成协议,并于6月15日重新修正了停战后的双方军事分界线。正当朝鲜停战协定即将签订之际,南朝鲜李承晚统治集团在美国纵容下,以“就地释放”为名,强迫扣留了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约2.7万余人,企图破坏朝鲜停战。金城以南地区,是“联合国军”防线的突出部。东北部山高坡陡,易守难攻;北部、西北部山势较低;金城西南地形开阔,不易隐蔽。东有北汉江,水深达五米;西有南大川,位于双方阵地之间;金城川从金城以西折向东南与北汉江汇合,平时水深不足一米,但雨季水涨时,大部不能徒涉,成为纵深战斗的较大障碍。在这一突出部担任防御的是伪军首都师和第六、第八、第三师。其基本阵地普遍构筑了坑道、半坑道工事和大量的明暗火力点、地堡群,并以堑壕、交通壕相连接;在阵地前还设置了3-15道铁丝网,并在其间埋设有各种地雷,纵深达150—300米,构成比较完整的、支撑点式的坚固环形防御体系。

志愿军集中第二十兵团第六十七、第六十八、第六十、第五十四、第二十一军和第九兵团第二十四军担负金城进攻战役任务。第二十兵团五个军,编成西、中、东三个作战集团。除东集团位于北汉江以东的一个军就地钳制当面的伪军不使其西调,保障主力左翼安全外,其余部队在牙沈里至北汉江一线,采取正面突击和翼侧迂回包围相结合的战术,从几个方向向梨船洞地区实施主要突击。第九兵团一个军由上所里、杏亭一线向注字洞南山、新木洞方向实施辅助突击,保障第二十兵团右翼安全。为有效地摧毁坚固筑城地域,保障步兵的顺利突破和战役的胜利,志愿军集中了火炮约1100门,抢运了各种炮弹70余万发,炸药12万多公斤和各种渡河器材以及充足的粮食。同时还集中约六个工兵营和先后使用13个步兵团的兵力抢修或加宽战役纵深内的道路。在前沿,除利用坑道和秘密构筑屯兵洞外,在地形开阔的中间地带,还选择了潜伏区和秘密修筑了接敌道路。经过充分准备,志愿军于7月13日21时发起金城战役。

金城地区中段是南朝鲜军第二军团主要防御的方向,扼守着通向纵深的咽喉要道,位置十分重要。号称“白虎团”的南朝鲜军首都师第一团就部署在金城方向右翼,团部设在二青洞西南的山谷内,全美式装备。 

为了干净、彻底打掉这支“拦路虎”,配合大部队反攻,中国人民志愿军六十八军党委赋予二零三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带领一个穿插营组成渗透支队插入敌后,消灭敌炮兵、捣毁敌白虎团团部。7月13日21时,金城战役打响,信号弹划破夜空,我军万炮齐鸣,仅20分钟内,1900余吨炮弹倾泻在敌人阵地上。志愿军三个突击集团向南朝鲜军四个师60公里的防御正面展开了猛烈的攻击。志愿军密集的炮火震天憾地,白虎团部署在一线的三个营遭到了猛烈的攻击。右端的二营溃不成军:中央防线的一营阵地连连告急。团长崔喜寅急令预备队九连和十一连增援。九连在途中被志愿军炮火消灭了一半,争相逃命。谁知,逃命途中又被美军误认为是志愿军,一阵乱枪猛扫。一营阵地在志愿军的强大攻势下,土崩瓦解。白虎团二青洞团指挥所一片混乱,与前线的有线联络全部中断,无线联络时有时无,派出的通信员都迷失了方向,上校团长崔喜寅急得不知所措。左翼的二十六团也遭到灭顶之灾。在志愿军猛烈炮火轰击和步兵的勇猛冲击下,该团防线摇摇欲坠。赶来增援的坦克排被志愿军炮火打得履带断裂,火光熊熊,残存的坦克掉头鼠窜。齐宫洞师指挥所也是一片哀鸣。师长崔昌颜同时接到白虎团团长和二十六团团长的告急电,都紧急求援。崔昌颜判定志愿军的主攻方向是白虎团,便令浦幕的机甲团派一个营火速增援白虎团。机甲团团长陆根珠上校驱车亲率二营赶往二青洞,谁知此为黄泉路,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此时已是午夜时分,二十六团遭到了志愿军更加猛烈的进攻,阵地全部失守。二营、三营企图发起反攻, 结果成了志愿军炮火的肉靶, 被炸得血肉横飞,官兵纷纷抱头鼠窜,两个营都只剩下一百来人。白虎团防区内的几个炮群同时遭到志愿军炮火齐袭,成为一堆堆破铜烂铁,炮十营营长被炮火送上了西天。

在我军强大的炮火掩护下,侦察排副排长杨育才率领,由11名志愿军和两名朝鲜人民军联络员韩淡年、金大柱组成了一个侦察小分队,直插二青洞白虎团团部。 团首长向他们交代了任务:“你们13人的任务就是打掉白虎团团部,路上你们消灭一万个敌人也不算完成任务,只有打掉白虎团团部,给你们请功。”杨育才表示:“坚决完成任务!”杨育才1米80左右,高个子,大鼻子,经过化装,杨育才穿着美军制服,扮成美军顾问,12名侦察员化装成护送“顾问”的李承晚伪军,直插敌纵深。他们身着敌军军服,冒着密集的炮火,沿着侦察路线,直插敌军308高地,进入虎口415高地。通过敌封锁区,往纵深穿插时,杨育才发现队伍后面多了一个人。他悄悄命令身边的朝鲜人民军联络员韩淡年去查个究竟。韩淡年走到队伍后面,发现是个南朝鲜士兵。乘他不注意,抢了他的枪。 “抓我枪干什么?”南朝鲜兵叫着。 韩淡年不理他,顺势把他拽到杨育才面前。 身着美军顾问服的杨育才发话了:“今晚的口令是什么?”南朝鲜兵一听美军顾问不讲美国话,而讲中国话,吓傻了。原来这个南朝鲜兵在志愿军炮击时,被大炮的轰鸣声吓坏了,为逃命溜出了工事,逃跑时遇上了化装的志愿军小分队,以为是自己人撤退,便跟着走了。杨育才对发抖的南朝鲜士兵讲明了我军俘虏政策,然后,又一次问他:“今晚的口令是什么?” “古伦姆——欧巴。”“说假话,我宰了你!”扮装成南朝鲜军小队长的韩淡年手握匕首威胁着说。“古伦姆——欧巴,没错。”南朝鲜士兵又做了肯定的回答。得到口令后, 杨育才率小分队继续向南行动。“站住,干什么的!”在公路拐弯处, 突然遇到南朝鲜哨兵。“一团一营的。”联络员金大柱用朝语沉着地回答。 走到哨兵面前,挂着小队长军衔的金大柱,大声训斥:“这岗怎么站的?不像站岗的样子!”哨兵被训傻了,志愿军小分队顺利过了第一道关卡。“口令!”小分队来到勇进桥时,又遇到桥头警戒哨兵的询问。“古伦姆!”金大柱回答。“欧巴!”哨兵对答。两名哨兵警惕性很高,又接着问:“你们是那部分的?”端着枪向小分队走来。 杨育才和侦察员们把手伸向了腰间的匕首。 韩淡年迎上去, 一手叉腰, 一手指着哨兵厉声喝道:“我们是搜索队的!没看见美军顾问吗?瞎眼的东西!”哨兵挨了训,站到一旁,小分队大摇大摆地过了桥。杨育才率侦察班一路冒雨涉险,趟水过河,巧妙地通过敌军几道岗卡,杨育才松了口气, 快到二青洞了。突然,传来车辆的轰鸣声。原来是首都师机甲团增援白虎团一线部队的二营车队。有六七辆车停在通往白虎团团部的沟口上,看样子要在这里集合。“浑水摸鱼,乱中取胜。”杨育才心中盘算着战法。他果断地下达命令:“两人打一辆,乘敌人混乱,冲过公路,到公路那边的白杨树下集合。”“不要恋战”杨育才又做了补充。自动枪连续向敌人发射,手榴弹在车上爆炸,敌人被打得莫名其妙。连声大喊:“自己人,打误会了!”小分队乘乱冲过了公路。白虎团团部出现在眼前。白虎团一线部队被志愿军打垮后,正是午夜12时刚过,团长崔喜寅感到形势不妙,他把司令部所有能抽出的人员都派往二青洞周围的几个山头。接着,与赶到此地的机甲团团长陆根珠商量增援白虎团一线部队的对策。谁知,两人意见不统一,为确定反攻方向争吵起来,互不相让。正在这时,副师长林益淳赶到,最后由他拍板定案。陆根珠匆匆离去,要率领机甲二营前去增援白虎团一线。他前脚刚走,白虎团的丧钟就敲响了。杨育才率领的志愿军侦察小分队赶到二青洞时,发现白虎团团部四周都是铁丝网,中间有三排木房子,对面山沟左侧是警卫排。 团部门前停着大小30多辆车,许多人在忙着搬东西。 木板房里有一间大房子是会议室,里面灯火通明, 坐着好几个军官,正在开会。 战后得知是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白虎团团长崔喜寅、军事科长等人。杨育才把小分队分成三个战斗小组,分头进攻,以打警卫排的枪声为行动信号。 “哒哒哒!”李培禄带领的小组首先向警卫排发起了攻击。 听到枪声,杨育才大喊:“狠狠打!”子弹、手榴弹向哨兵、 汽车、木板房飞去。白虎团团部到处是枪声、爆炸声。侦察员包月禄最先冲进会议室,对着窗口就是两颗手榴弹。随着两声巨响,灯灭屋塌。没炸死的拼命向室外逃窜,又遭到侦察员的一阵猛扫。收拾完室外敌人,杨育才走进炸塌的会议室,包月禄正从板墙上往下拽白虎团团旗, 杨育才用手电一照,上面绣着“虎头”和“优胜”两字。把它带走,杨育才下达了命令。谁知这一带就带进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成为白虎团被歼的历史见证。杨育才率小分队奇袭白虎团,一举捣毁白虎团团部 ,击毙了机甲团团长陆根珠等人,共歼敌70多人,缴获汽车31辆,电台五部和一批装备物资。只有副师长和白虎团团长等少数几个人侥幸逃脱。大部队在白虎团团部沟口接应杨育才的小分队,没想到碰到了首都师机甲团的一个营乘车转移,被穿插营全部消灭,穿插营没有损失。急忙逃命的副师长林益淳也没能逃出志愿军的包围圈,被志愿军第二零四师的一支部队所俘虏。此役,杨育才小组在敌军毫无防范的情况下直取其指挥所,使敌群龙无首,乱作一团,为大部队全歼白虎团提供了绝佳的战机,给南朝鲜军以致命的一击,有力地促进了朝鲜停战的实现。

为表彰杨育才及所率侦察班,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给杨育才记特等功,侦察班荣立集体特等功,并获特等功奖旗一面,上书“英勇插入敌心脏,捣毁匪窠建奇功”。1953年10月授予杨育才“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英雄”称号。同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并授予“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杨育才的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作为一级文物珍品被收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侦察班缴获的白虎团的优胜虎头旗也收藏在该馆,成为白虎团惨败的历史见证。

(作者单位:中共汉中市委党史研究室)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